原作改寫-新詩  席慕蓉《一棵開花的樹》

 

〈毋須再開花〉  (極短篇)

 

 

跑啊!往前跑!

 

 

在我回過神時,我已經在這無盡的漆黑中狂奔。

 

漆黑中連丁點的光都沒有,但我卻感覺不到恐懼。我不知道漆黑之後迎接我的會是什麼,我只知道,我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一直跑下去……

 

 

 

依稀中我記得......我,又在佛前求了五百年。

求祂讓我再結一段塵緣。

 

 

佛無語,輕嘆。

 

 

 

無盡的黑暗後,是一片無暇的白,煞時而來的光亮讓我不得不閉上眼睛。

 

過了會兒我眨了眨眼,景物慢慢地從模糊到清晰。

 

『又回到這裡了啊!』我在心裡嘆了嘆。

 

再次來到這熟悉又悲傷的地方,沒有時間回憶,我只想儘快找到他。

我甩了甩頭,試圖將不適應感也一同甩掉。待頭重腳輕的暈眩感消失後,我迫不急待地朝著那再熟悉不過的道路走去。

 

原以為,我會再度綻放我的期盼,等待著他的到來。但是以現在的身形來看,我或許能在其他花樹下盼到他。

 

不過佛開了個小玩笑。

 

萬萬沒想到的是,在那轉角,原本該是「我」的那棵花樹,依舊在原地。

好像他從來都在那似的。

 

我瞪大雙眼,慢慢地走到樹下。無法言喻的暗香隨著步伐漸濃。

 

來到樹下的我仰頭望著花樹,就像我再一個五百年期盼他能仰望我那樣。

 

一陣有心的風,輕輕地揚起一片白色的花雨。

 

白似雪,更勝雪。

 

潔白花辦兒被風送入我掌中,小心地、謹慎地我撫摸著。

像是對待稀世珍寶一般,抑或是我那脆弱的情意一般。

 

熟悉的情溫柔地沁入我心。這次,帶點歉意,但不摻任何一點悲傷。

 

摟著樹,我想我是不會放手的。

 

 

 

 

滿足地,我嘆了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可愛分隔線____________________

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對席慕蓉《一棵開花的樹》非常有感覺

每次閱讀的時候總能看見看潔白的花朵飄散在我眼前

很柔、很美的愛情

 

某一天在週末報翻到改編的極短篇

男女主角終於重逢了

於是心血來潮也動了動筆(腦?)

但硬硬要錯開真是找虐啊我ㄎㄎ

以上_(:3 」∠ )_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腦洞實體化希望ING

傑拉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